周密

【与林书24H/02:00H】和光同尘
林敬言,最好的你,生日快乐。

发的定时被吞了……)

五一的生日就是劳苦的命。中小学的五一全是大扫除,每次都很多人拜托自己帮忙,又不好拒绝,只好把精力全放在大扫除里,没心情过生日。在呼啸的时候,作为队长,五一正是抢网游材料的一大高峰,小长假也刚好有时间做复盘,除了方锐偷偷摸摸张罗的几次惊喜之外,也没过过生日。霸图呢,张新杰倒是记了所有人的生日,在生日当天板板地买了个不大不小的蛋糕,看起来挺好吃的,可惜它的命运是被张佳乐涂了几人满脸都是。
后来就退役了,这次的生日忙着投简历,忙了一天到晚上栽在床铺里才想起来生日这回事儿。翻出手机,二十多条未读信息,语气迥异,全是祝自己生日快乐。想想自己这二十多年的日子,生日过不过倒是没什么,走在自己身边的人越来越多。

“有你们我很幸运。
谢谢你们。”

因为没有情头那就自己画吧

《李响》

您好,打扰一下,我是来宣传我的游戏的!

游戏的建模很优秀,6D全方位,没听过吧,嘿,这才是真正的全景沉浸式体验。这个游戏是全世界最好的游戏!音效的多样性,剧情发展的不可测性,人物互动的真实感,不同NPC的性格,都绝对能让你拍案叫绝!

最大的亮点,最大的亮点当然是……是什么来着,我想不起来了,说到哪了?

算了。因为它是我做的嘛,我可是第一游戏编写人啊!

玩游戏的时候,玩家会全身心沉浸其中,我们做了一系列措施,确保玩家的游戏体验!

这一定是有史以来的游戏巅峰!

……


“哎,可惜,最后的最大亮点我忘了是什么。不然一定能被采纳!”李响拽着地铁扶手想,满脸懊恼。

“得了吧。”张宙白了他一眼,挂在脸上的嫌弃掩饰都不掩饰,“你一谈起那游戏就像疯了似的,眼睛发精光。”

李响干笑了两声,不再说话了。


可能是吧,我应该是疯子,但我忘了什么,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。


车厢驶过隧道,轻轨来到室外,自己苍白病态的脸在玻璃上像幽灵一闪即逝,瘦的像个骷髅,只有眼睛像电灯泡,发着刻意的神经质的光。夕阳将影子取而代之,黑夜将夕阳小口小口吞噬,淬了火的刀刃冷却出诱人的香将夜幕割开,灵魂被吸走归于寂静的夜晚。


每一天的这个时候,每一天,我都会有一种奇怪的、说不明白的感觉:这里甚至没有梦境真实。但是这里发生的一切,偏偏又合情合理,无法质疑。

街边卖糖葫芦的小贩吆喝着,高架桥上各种品牌的汽车飞驰。从捷达到劳斯莱斯,这种感觉真实又虚幻。这世界与梦境的交界随着缓缓消失在地平线的夕阳模糊了……


这世界给我一种魔幻感。


TBC.


我昼夜颠倒,昏天黑地。三天没见到白天的太阳,在傍晚醒来,在凌晨入睡。我拉起窗帘,按倒闹钟,失去了时间。

我放任手指在键盘上打些没头没脑的文字,我对着屏幕发呆,这是屋子里唯一的光源,它承包了我所有的清醒时间。我在写什么,我在做什么,我不知道。

创世游戏烂尾了。我记不起源代码,我忘记了接下来的思路,很重要的想法,好像被人在我头脑里完全删除了一样。

我的心血,我的天才之作,就这样蒙尘了?

不,不可能。这是我最完美的作品,这是我最完美的作品!!我一定、一定,不惜一切代价……完成它。

我的创世游戏,每一个人物都是鲜活的,每一个景色都与真实世界别无二样,只要我想,只要我想,只要进入游戏的人不可能再出的来!

关键措施是什么,是什么来着?

进入游戏后通过神经联元自动赋予人物经历世界背景,……删除他们对真实世界的记忆!!!

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!

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把自己当做游戏的主人公,这样的游戏体验才是真正完美的!!

但我总觉得我忘了什么……

这个游戏该测试了,我去哪找个小白鼠帮我测试呢?

……不对,不对。

我忘了很多东西,我想不起来了!

TBC.


我站在楼顶望着过往的车流像无数数据蚂蚁兢兢业业,低智得可笑。

从今天起,注销账户,保存游戏世界的完整性。

我忘了我叫什么,姑且用ID称呼我吧。我是李响,是这个世界的创始人。你也可以叫我创世者。

你很荣幸,你见到了我,并由我告知你这一切。我蹲下来,对一只飞蛾充满怜悯地说。

你是游戏的NPC,这个世界是我的创世游戏。我为了测试,自己进来了。现在,我要回到真实的世界去!

所有人,所有和我有关的NPC都在阻拦我,我在游戏里的朋友,因为对我阻拦得太严重,太碍事了。

我?我当然是把他的数据清零了啊!

这个人消失了,他应该感谢我,是我给了他自由!

我是万能的神!

现在神已经窥尽了人间,我走了,你们继续有序地做我的数据吧!

我不是疯子,是他们疯了!

你们所有人都疯了!!

《李响》fin.


后记

李响死了,跳海自杀,尸首不见。他的朋友张宙消失了,一直没有被找到。

这是我似是而非的结尾,每个人荒诞可笑的结局。没人说得清这个世界到底是不是游戏,李响到底是天才还是疯子。

但是对我来说,我更愿意相信李响才是一个经过思考自身存在意义,得出人生真相的智者。

也许世界只是游戏,无所留恋的时候,注销账户就好了。

当然,我开玩笑的。


迫害阿米娅(XXXD)
基本都是临摹还是把腿画短了
不管怎么样新年快乐呀

补一张秦究

短打练习2

孙翔喜欢唐昊,好像甜甜腻腻的拉丝蜜色糖浆。什么都要和他绑定,社交账号,某宝软件,音乐播放器,全部都要。就好像隐隐有什么不安,生怕不拽的紧一点,唐昊会跑掉。


短打练习1

孙翔最后也不知道那天唐昊在路灯下说了什么,白色的噪点淹没了暖黄光晕里他翕动的薄唇,铺天盖地好似漫天大雪,自此之后世界光幻静洁。他眼里罕见的那点灼热温度好像从炉膛中被寒风吹出的火星,拼命飞出一段又全部消失不见。